流水不腐,戶樞不蠹。
一直很重要的時間,就是現在。

於是不一樣

  以前認為,一個文手能寫出讓自己原本不是那麼喜歡的兩人,變成喜歡,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。

  後來覺得,若是文手能把自己原本很喜歡的人寫的不那麼喜歡,但又覺得那就是他,因而重新愛上,和,原本不喜歡的人,卻因為文手賦予了他躍然於紙上的生命力,與其作為的意義,而變得能夠寬容以及理解,那是文手的權利以及功力。

  文手最高興的事,莫過於讓人會心一笑,而自己筆下的孩子是真實的活著,活在每一個讀者的心目中,那是,我們的孩子。


  文手最高興的事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非二 (daily)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