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水不腐,戶樞不蠹。
一直很重要的時間,就是現在。

漸行漸遠

  甚麼時候開始,漸行漸遠。

  在一路上,曾經轟轟烈烈地期盼,且放肆。跌得很深,傷得很疼,哭得很痛,學會了後退,也害怕了失去。後來,停止追求,安靜地、緩慢地,深怕犯錯甚麼,小心翼翼。

  我推遠了靠近的人們,保持著適當的距離;也推開了自己,乾澀的眼角再也哭不出淚水,卻異常覺得難受,彷彿被灼傷了眼眸,看不清眼前的道路,致盲。

  人前笑著,人後難過。

  有時也不需任何催化,情緒像是未知的化學物質而起伏不定,忽高忽低,沒有頻率。

  想做的事很多,做錯的事也很多,成長是種退不去的痠痛,壯大的同時也麻痺了知覺,挫敗的同時也深刻的烙印。常常,會搞不清是否因成長而酸疼,還是單純受傷而無關前進?

  走在最初的理想路上,又好似有甚麼不一樣,彎彎曲曲,走走停停。一同前進的人也不再相同,時而擁擠,時而冷清,沒有告示,沒有方向,來到了陌生的地帶。原來,路還是只能夠隻身向前,一個人走,一個人承受。

  與家人走的路不同,因而無法看著背影、踩著影子跟隨。

  一艘大船,拉著無數小船。各自坐上了自己費力打造的船,駛近目標。


  而甚麼時候開始,漸行漸遠。


评论

© 非二 (daily) | Powered by LOFTER